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科技前沿

张明杰:苏轼《宸奎阁碑》宋拓孤本在日本的流传_人文频道_东方资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1-01 点击数:

民国之前,日本虽然鲜有苏轼书画真迹,但有一件碑刻拓本不可小觑。这就是苏轼《宸奎阁碑》,堪称宋拓传世孤本。

《宸奎阁碑》,全称《明州阿育王山广利寺宸奎阁碑》,是苏轼为阿育王山广利寺宸奎阁所书的碑文。宸奎阁乃是大觉禅师怀琏为收藏御赐颂诗而命名的寺内楼阁。宸奎阁碑立于宋元?六年(1091年)正月,苏轼撰文并书。碑额碑文均为正书,廿二行,每行字数不一(满行卅五字),计六百余字。大觉禅师怀琏本是庐山圆通寺禅僧,仁宗皇帝因笃信佛法,特召其入京,赐居十方净因禅院,且与其问答佛法大意。仁宗对怀琏及其问答甚为满意,为其手书十七首颂诗,并赐号“大觉禅师”。后禅师虽多次乞归,但均被仁宗挽留,直到英宗之世的治平三年(1066),才被恩准离京,隐退于四明阿育王山广利寺。为感念皇恩,怀琏特于寺内兴建楼阁,以供奉颂诗宸翰,并取名为“宸奎阁”。阿育王山寺历史悠久,相传东晋时期于四明一山中发现舍利塔,遂被信奉为阿育王所建八万四千宝塔之一,此地亦被俗称之为阿育王山。后于山中增建寺塔、僧舍等,梁武帝时,赦建堂殿房廊,并赐额“阿育王寺”。至唐宋时期,又先后加以修复或重建,并被赐名“广利寺”。南宋以来,该山寺与杭州临安府之径山兴圣万寿寺、北山景德灵隐寺、南山净慈报恩光孝寺和明州庆元府太白山天童景德寺一起,并列为天下禅宗五山。大觉禅师怀琏可谓是阿育王山广利寺中兴之祖。

▲日本宫内厅书陵部藏《宸奎阁碑》初拓

苏轼因与大觉禅师为故交,受其门徒之请,于公务之暇精心撰文并挥毫。因碑石早已被毁,具体尺寸已无可稽考,只能从现存日本的这件宋拓本知其大概。

碑额左右分别刻有龙图,中间大字楷书“明州阿育王山广利寺宸奎阁碑铭”。碑文记述了大觉禅师应仁宗皇帝之召,于京城弘扬佛法,并接受仁宗十七首颂诗于宸奎阁供奉的缘由与经过,并披露了苏轼作为大觉禅师旧交,应其弟子之请撰写碑文等内容。行文结构严谨,言简意赅,从中可以看出苏轼超凡的文学才能。对此碑文(见文末所附),《东坡全集》等文献多有收录,但文字均稍有异同,本文所附则是据日本所藏宋拓本而录。